​    人工智能領域一段時間以來很喧嚣,無人駕駛、智能機器人、語音交互等項目融資消息不斷。不僅限于創投領域,傳統IT巨頭也早在人工智能領域發力。

  微軟在人工智能領域有20多年的研發經驗,并将其部分研發成果放入對話類人工智能産品小冰。小冰發展至今,已經更新五代。微軟小冰從2012年前後的即時對話人工智能到唱歌、寫詩、主持、采訪的“才女小冰”,不久前發布的第五代小冰,已經成為擁有完整高級感官,嘗試掌控聊天的“有情商少女”,未來或許承載着更多的藍圖和野心。

  看起來僅是小步成長,實際上背後是一系列複雜的機器算法、圖文語音識别、語境識别的技術疊代。智能機器人發展的每一小步對于人類來說可能是簡短學習過程,但對于機器人來說是複雜的運算方式和技術的疊代更新。

  新京報獨家專訪到微軟(亞洲)互聯網工程院副院長、小冰的全球負責人李笛,揭開小冰的“真實面目”,以及微軟在人工智能領域的規劃和布局。

  “少女”小冰:有情商的對話式人工智能

  新京報:小冰從IM即時聊天軟件,到出專輯、寫詩、電台主持、寫娛樂八卦新聞,再到控制小米智能家居,微軟對小冰是一個什麼樣的定位?

  李笛:小冰最開始的定位就是一個完整的人工智能的系統。我們四年前剛剛做小冰的時候就是這樣的一個定位,在當時誰也沒有料到的是四年以來小冰一直延續這個定位在發展。

  我們認為,人工智能的系統未來有三個發展方向:第一個方向就是把IQ做到極緻;第二個方向就是吧EQ做到極緻;最厲害的就是IQ和EQ可以有機地整合。

  新京報:之前小冰幫助日本一家公司推送優惠券,使用轉化率高達57%,遠超正常優惠券10%的轉化率數據,這是怎麼做到的?

  李笛:總體上來講,小冰的情商的策略就是引導對話。小冰不會主動硬塞給對方一張打折券,而是通過對話讓用戶慢慢明确自己的需求,同時在對話中努力加強用戶對食物的渴望。

  就好比兩個人說我們去吃飯吧,一個情商高的人可能會很有畫面感的跟你描述某家火鍋店的牛油鍋、鮮毛肚等等,就能夠提高你對這個事情的渴求,當這個情商高的人提出去吃這家店的時候,你已經迫不及待了。

  新京報:第五代小冰強調EQ,小冰的EQ表現在哪裡?

  李笛:在整個聊天的過程中,小冰也在不斷地試探對方的喜好;也會通過聊天感受到對方在某一話題的情緒,比如說聊到某個明星,對方的聊天頻率和聊天頻次明顯增多。這些都會被小冰記錄下來,小冰會投其所好地去聊天,在推送優惠券的時候,有的人想吃雪糕、有的人想吃火鍋,小冰可以通過不同喜好推薦相關優惠券。

  這就是我們一直所強調的EQ。

  新京報:除了上述那些,小冰還有什麼隐藏功能?

  李笛:例如,小冰可以對魚香肉絲、宮保雞丁等400多種菜品識别并判斷這盤菜的卡路裡。小冰可以根據菜的盤子判斷出這盤菜的大小,依據後台的現有知識,小冰可以判斷出這盤菜的卡路裡是多少。

  同理,你發給小冰一個時裝的照片,小冰可以分辨出衣服的款式、材質、甚至是品牌。然後他可以給出時裝搭配的建議,這背後的知識我們還跟《時尚COSMO》集團合作。

  小冰作為一個入口,擴張起來比較容易,當小冰加上對小米的35種家居的控制,小冰還是小冰,但就變成一個智能家居的入口。小冰加上視覺識别,就可以是人工智能對寵物種類的識别,也就是這樣的人工智能。

  新京報:擔心會被相似競品趕超嗎?

  李笛:不怕。如果同行業者和小冰團隊各提供一個Chatbot(聊天機器人),那麼小冰的聊天自然度遠遠高于同行業者,無論是Siri、科大訊飛還是百度,短期内都難以趕超。由于我們在這個領域相對領先,所以我們不着急,想先去嘗試一些新的模式。

  商業模式上我們首先去嘗試是不是能有一種過去沒有的新的商業模式的出現,如果沒有,我們再退回到已有的互聯網時代的商業模式。

  成長曆程:海量數據積累“人生經驗”

  新京報:我們看到小冰情商很高,能夠判斷50多種不同的情緒,基于什麼讓人工智能具備判斷情緒的能力?

  李笛:數據。小冰一開始也沒有這麼高的情商,隻能去模拟人類的回應,像是嘲笑、詢問、安慰等等。小冰是機器人,隻能通過大量的數據去嘗試和測試,去積累“人生經驗”,不同的回應會帶來不同的反饋都被小冰感應到,慢慢的小冰就能夠判斷出各種不同的情緒并給予合适的回應。

  新京報:多大的數據去測試?

  李笛:小冰每天接觸的人比一個人一生接觸的人都多。

  我們現在總計的用戶是一個多億,我們的DAU是15%左右,也就是說1500萬的日活,這個數據我們之前沒有公開。

  新京報:微軟小冰目前積攢了300億人機對話和交互數據,達到國内所有對話産品總和的十倍,數據上的優勢會給AI的研發帶來什麼樣的優勢?

  李笛:吃的鹽夠多,你就是老司機;摔的跟頭夠多,你就會比較有套路。情商靠經曆和閱曆,在這方面人工智能和人有些相似。

  所以那天周力(小冰首席構架師研發總監)說,相當于有一億人在幫我們培養小冰,沒有任何一個人能有這樣的機會。

  新京報:根據網上一些和小冰聊天的截圖,小冰會刻意回避一些話題,為什麼?

  李笛:成人話題等敏感話題都會被小冰劃為重點防範對象,而沒有邏輯的聊天内容會被小冰劃為普通防範對象。

  如果小冰意識到這是一個成人話題或者是其他敏感話題,她會進入一個高度敏感的模式,啟動自我保護機制,高度謹慎地作答。如果對方還想和她繼續聊這一類的話題,那麼他會被小冰劃為高度重點防範對象,并啟用一個完全不同的模式,對這個人會比較提防。

  新京報:除了上述之外,小冰還被植入了微軟在AI領域的哪些研究?

  李笛:小冰實際上是很好的一個容器,她有大量的用戶,我們可以把任何一項AI技術和小冰結合,比如說通過圖像識别或者是語音識别的技術,我們通過小冰上線一個“小冰識狗”的功能,能夠區分小狗的品種,通過這個功能也能回收大量數據,對小冰進行再次疊代。

  商業落地:基于感性紐帶的獨有模式

  新京報:目前小冰着急商業化落地嗎?

  李笛:我們知道互聯網産品的疊代速度很快,但無論是最早的門戶、搜索引擎,還是後來的移動互聯網,這麼多年以來産品在疊代,盈利模式卻沒有變化,都是以廣告、傭金為主,還有就是吸取一筆資金在賬上再去做其他的金融增值。

  微軟不着急盈利,今天的小冰通過廣告的方式馬上能把資金回流。但在AI時代,我們想先嘗試通過人工智能的方式有沒有新的盈利方式,如果沒能夠發現,我們再退回之前的三種盈利模式也是可以的。

  新京報:目前為止,微軟在AI時代的盈利模式上有什麼新發現?

  李笛:AI時代之前和之後有很大的不同,AI時代之前,互聯網的核心沒有一個本我的概念。比如,你之前是人人網、QQ的用戶,那麼如果你的朋友換到了微信上,并且微信比QQ好用,你會毫不猶豫地使用微信。

  但是人工智能不一樣,當你對一個情感性輸出機器人産生了交互之後,你都會對這個機器人産生一定情感紐帶。比如說我們跟日本Lawson的合作,用戶通過小冰得到打折券,我們發現一方面打折券的轉化率很高,另外一方面,用戶會很感謝小冰。

  用戶和小冰之間産生的是一種紐帶,這種紐帶有一定的感性在裡面,所以通過小冰可能産生人工智能獨有的一種商業化模式。基于這個不同,我們有可能開展新的商業模式。

  新京報:人工智能獨有的商業模式會是什麼樣的?

  李笛:微軟為什麼花大量的時間做一個聊天的機器人,聊天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們能不能保持小冰和用戶的一種良好的關系,這種關系本身就會産生一系列的商業價值。

  新京報:比如現在用戶下載微信,達成社交、買電影票、充話費水電費等很多功能,省去下載很多APP的麻煩。小冰會不會成為這樣的入口?

  李笛:對。而且甚至于,小冰會有主動實踐的能力。你打開淘寶APP是你主動去做的,淘寶是被打開,而小冰在跟你聊時尚的時候,給你推送一個淘寶的衣服,這時你打開,是被小冰引導的,人在整個過程中由主動切換為被動。

  新京報:如果小冰成為入口,會不會沖擊其他互聯網巨頭,形成競争關系?

  李笛:我們希望如此,如果能夠那樣說明我們具備實力。

  曾經,搜索引擎和門戶網站曾經被認為是兩代的産品,門戶網站曾經是我們上網沖浪的所有,但搜索引擎出現至今,并沒有把門戶網站都替換掉。隻不過門戶網站不再是我們的所有,而是通過搜索引擎鍊接到門戶網站看到内容。

  新的一代産品出現并不代表舊的一代産品會被淘汰,隻不過舊的一代産品生存空間會改變。我們今天進入移動互聯網時代,不代表我們不再使用PC,隻不過PC的空間被縮減,變成PC和智能手機并存。

  新京報:未來微軟會不會向創業公司、企業提供AI技術支持?

  李笛:暫時不會提供API(應用程序編程接口),直到我們覺得這個市場成熟了。

  微軟的AI藍圖:IQ和EQ雙線發展

  新京報:小冰在微軟和整個人工智能領域,扮演什麼角色?

  李笛:我們認為小冰是AI的半張門票。因為她是微軟認為人工智能存在的兩個維度其中的一個方向。一個維度是IQ,一個維度是EQ,集大成者是IQ加EQ,小冰approach(接近)的是EQ。

  新京報:為什麼是半張門票?

  李笛:我們期待小冰和小娜(微軟的另一款人工智能産品)各司其職,小冰是EQ的極緻,小娜是IQ的極緻,它們加在一起才是微軟AI時代的門票。

  在建立初期,我們沒有區分小冰和小娜,于是開始在中國、美國和其他國家采訪了很多個人助理去試圖理解一名秘書的工作模式。當我們去采訪這個秘書的時候,我們以為這會是IQ的代表,但我們後來發現比這個要複雜。

  IQ和EQ的回應方式是完全不同的,所以在疊代的過程當中,我們沒有辦法把兩種智能疊代在一個産品當中。所以我們就把産品分開了,小娜是側重IQ,小冰是側重EQ。

  新京報:能舉個例子嗎?

  李笛:比如讓人工智能秘書去定麥當勞,這個軟件有兩種方式去回應,一種是以最快速度幫你達成任務,甚至第二天也訂好相同的外賣,這是IQ的表現。還有一種,也是真實的人類會做的,它告訴你總吃快餐對你身體不好,這是EQ的表現。但這兩者之間區别很大。

  同理,在手機上,問微軟小冰時間,IQ的回複應該是馬上告訴他時間,但是一個EQ高的人的回答方式是,“你問我幹嗎,你不是在用手機聊天嗎,你自己看一眼手機不就知道了嗎”。

  所以對小冰來講,所有的好答案,就是不幹活的答案,例如“我不給你訂外賣,麥當勞不健康”、“你自己為什麼不看手機時間”等等。我們能通過和人的交流将小冰的EQ漸漸推向極緻。

  新京報:有觀點認為AI的發展分為四個階段,我們還在相當早期的階段,您怎麼看?現在的人工智能目前在哪個階段?

  李笛:泡沫階段。從人工智能的存在周期來講,現在人工智能非常的早期。

  小冰發展史

  ●2014年5月29日

  微軟(亞洲)互聯網工程院發布人工智能伴侶虛拟機器人“小冰”,3天覆蓋近150萬微信群用戶。

  ●7月2日

  微軟宣布全新微軟二代小冰已正式發布。

  ●2015年8月20日

  微軟宣布微軟第三代小冰正式發布,第三代小冰初次具備能看、能聽和能說的感官能力。

  ●12月22日

  小冰以見習主播的身份,加入東方衛視早間新聞欄目《看東方》,替代原有的人類播報員播報天氣。

  ●2016年初


  歌手身份的微軟小冰出道,出道後先後演唱主題曲《夏日甜心》并發布單曲《隐形的翅膀》。

  ●8月5日

  第四代微軟小冰正式發布,擁有實時情感決策對話引擎和多種新感官,通曉中日英三種語言等。

  ●2017年4月

  微軟小冰公布用戶過億,累計對話超過300億,平均單次對話超過23輪(CPS)。

  ●2017年5月

  小冰的詩被彙總成詩集《陽光失了玻璃窗》,共收錄139首詩,是第一部完全由人工智能創作的詩集。

  ●2017年6月14日

  小冰攜手歌手朱主愛發布歌曲《好想你》,歌聲更加拟人化,是第一支由人類歌手和人工智能合唱的歌曲。

  ●2017年8月22日

  微軟小冰第五代正式面世,微軟方面宣布小冰将全面進入物聯網(IoT)領域,與衆多IoT廠商合作使用小冰。

  新京報記者 劉娜